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一亲子游市场的源起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网络

继上海的麦田亲子游(后改名为麦淘)成功获得融资之后,来自华南地区的童游也获得了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在旅游这个大市场中,细分到亲子主题的O2

继上海的麦田亲子游(后改名为麦淘)成功获得融资之后,来自华南地区的童游也获得了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在旅游这个大市场中,细分到亲子主题的O2O旅游平台品牌已经开始浮出水面,遍及全国的亲子游O2O平台产品进入大众的视野。

与此同时,各大旅游OTA平台也利用其成熟品牌和平台流量的优势,先后开设亲子游频道,一直以来都没有彻底放弃旅游细分市场的争夺,垂直亲子游O2O平台,OTA平台的亲子游频道,以及更多数量的民间旅游达人建立起来的各类特色亲子游产品,共同组成了大旅游的垂直细分市场的小小内部竞争生态。

互联旅游OTA平台已经进入了寡头并购阶段,携程与艺龙的联手,携程与去哪儿的暧昧口水战,都向我们昭示着旅游的综合平台市场已经到了的收官或者资本的收获期,新的机会窗口已经不多。

而在垂直细分领域,包括具备场景优势的出境游市场,面对不同细分用户群体的亲子游市场等诸多的旅游垂直细分市场,更多的新创企业加入其中,“互联+旅游”经历了综合旅游线上平台,以及线上向线下渗透的旅游O2O,即将进入后“互联+旅游”的竞争格局中,更多的针对垂直细分领域的平台产品和O2O业务将出现。

一、亲子游市场的源起

亲子游市场的源起多数来自市场主体中的父母,特别是那些拥有一定的热情的达人父母,通过民间自发组织形式发起,一般局限在相对固定和规模有限的社交圈子内的集体活动。

随着互联的兴起,以及汽车普及率提高,借助互联平台(多数是女性论坛、亲子社区等平台)支撑,民间的亲子游市场不断发展繁荣,又因为大型的旅游OTA平台携程、去哪儿、途牛等的兴起,一定程度解决了亲子游市场中一些需求难题,使得亲子游市场的发展不断提速,更多的民间旅游达人也开始了探索亲子游市场,标准化、规模化、商业化、社会化的尝试步伐。

麦淘亲子游平台的创始人谢震早期亦是通过组织自己校友孩子进行亲子游,在组织过程中充分利用了其艺龙COO的行业运营经验,同时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这一市场的商业机会,终选择专注于这一个垂直细分市场,面对垂直细分人群的旅游市场的创业项目

二、亲子游市场的机会与挑战

亲子游市场是一个能够明确目标用户群体,直接针对垂直人群进行产品服务提供的垂直细分旅游市场,这样的一个市场具有高频次,高消费额,社交属性较强,增值空间巨大的基本特征。

另外,亲子游市场是一个入门门槛相对较低的市场,市场主体的家长,或者具有旅游经验的达人,以及拥有旅游消费资源的供应商都拥有切入市场的先天条件,通过朋友圈亲子游线路的规模扩大版,便可以轻松实现市场的切入,如果能够用上和自媒体等营销工具,成功打造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品牌,则具备了进一步商业化的可能性,因此对于大众来说,亲子游市场是一个准入门槛相对较低的行业领域。

虽然市场空间巨大,进入门槛也相对较低,但将这样的市场空间转化成实质性的商业模式和体量规模还有诸多的条件限制。

1、非标准化需求元素比例高

与普通旅游市场不同,亲子游市场的用户需求是非标准化的,而且是多元的,简单的一个目的地的出行信息,以及交通酒店等的服务提供,不能够满足其全部需求,更多的要考虑旅游过程中的体验和用户感受,特别是金主(家长)的教育子女的刚性需求以及自身的社交需求,这也意味着亲子游市场从诞生那天就意味着更多的线下体验元素,虽然含盖了通用的标准化旅游产品,又超出了这种标准化产品之外,拥有诸多无法标准化的产品需求,这也增加了这个市场在瞬间爆发的可能性。

2、民间自发与商业化的矛盾

亲子游市场一直以来都客观存在,并且都具有自发组织小规模化运作的基本特征,其中的组织主体往往都将这种亲子游活动作为一种其它业务的附加来看待,亲朋之间的周末朋友圈亲子游的组织者完全处于自身的个体需求,满足自身的亲子消费需求,无任何商业开发的初衷和需求;

在此之上,更多的旅游达人,其组织的亲子游群体超出自身的朋友圈范畴,但也更多停留在做生意的阶段,通过组织活动中的流水提成实现部分收益,由于人力资源有限又无法实现规模扩张,无法实现更大规模体量的收益;

而一些大企业组织,会提供满足其存量客户的增值服务,包括各种银行、移动运营商的大客户亲子游服务等,亲子游服务无法成为其核心业务。

因此,虽然线下客观发生的亲子游业务数量非常之大,但由于组织主体的分散,以及组织主体的诉求的多元化,无法形成集中化的需求和平台,在商业化道路上无法满足主观上的商业诉求、产品标准化、产品规模化、平台化集中化的基本要求,民间亲子游市场的激活和潜能挖掘就是一个现实难题。

3、商业价值实现模式的缺失

当下的亲子游市场,由于产品的无法标准化和规模化,也导致了运营成本的高企,单个产品业务的利润空间不大,又因为更多的OTA平台的标准化产品提供,使得可能的潜在灰色利润空间变得狭窄,因此诸多的投资者都敬而远之。

当下的民间自发性质的亲子游产品几乎都是赚的辛苦钱,组织者都带着一点点的情怀在经营,商业价值实现主要靠带团收费以及商家赞助等回报,这种回报价值有限,并且天花板现象显著,也导致亲子游市场有市无价,缺乏投资基金的进入。

三、亲子游市场主流模式分析

目前,进入亲子游市场的麦淘(华东)和童游(华南),其创始人都来自传统旅游行业,麦淘创始人谢震曾经是旅游平台艺龙的COO,而童游创始人的曾义则拥有十年的旅游行业媒体以及旅行社从业经验,二者虽然一个来自传统旅游市场,一个来自互联旅游平台,共同特征都具有旅游行业从业经验,都具有旅游行业“科班”出身的特征。

“科班”出身也带来了这个行业全新的商业化模式设计,其中麦淘强调其C2B和社交属性,而童游更强调C2P和社会化属性,二者都从C端的需求出发,通过互联数字平台的助力,实现C端需求与B端服务提供的连接,并进而通过整合更多的社会资源实现规模化扩展。

1、麦淘模式:

麦淘模式通过建立亲子游产品上导流和销售平台,促进流水业务量的提升,并通过特色线下团的深度经营,利用大量的客服人员进行用户需求深度挖掘,来实现对于C端用户需求痛点全方位的掌握,并进而通过独特产品设计,来实现B端服务提供者产品的改进以及服务的优化,推出各种满足特定细分人群的特色线路和个性化的定制产品,诸如校友团、企业团等,来进一步增强亲子游产品的标准化和普适性,以求规模效益。

麦淘的模式突出C2B特性,从用户需求发掘和重新设计为出发点,进而连接更多的B端服务提供者进行服务提供,用平台思维实现用户与产品服务的连接,让C2B的个性化需求方向定制成为其特色,也正是这种需求导向优势的确立,使得其对于B端服务提供商的议价能力大大增强。

2、童游模式:

童游模式则是通过一个公共平台的建立,限度发现和发掘民间已经存在的旅游达人,更多具有线下亲子游产品资源的达人的积极作用,让旅游达人的个性化产品和服务与C端用户实现连接,亲子游产品和服务采取社会化手段,吸聚旅游达人通过PGC模式研发,并将这种产品通过童游平台进行展示和销售。

如果说麦淘模式是C2B的话,那么童游模式就是C2P模式,前者连接用户需求与服务提供方,而后者建立民间旅游达人与用户的连接,二者的互联平台都是充当连接器功能,只是连接的双方有所不同,麦淘是华东地区的用户与传统旅游服务提供商,而童游是华南地区的用户与民间的旅游达人以及其相应的旅游产品。

另外,两种模式都共同的强调亲子游活动中的社交属性,一方面是小朋友之间的广泛社交,另一方面是家长之间的社交需求也被充分考虑,其中麦淘模式推出多种定制的面向本身具备广泛社交可能的家长组成旅游团,诸如校友、老乡、同事等,使得亲子游产品同时满足小朋友和家长的各自社交需求;

而童游模式则是通过自身具有特色的旅游达人,吸引不同兴趣爱好的家长和小朋友,以学习兴趣为标签进行人群的细分,以达到同样趣味的人群的自然吸聚,以实现零门槛的高效社交。

四、亲子游市场规模化发展的陷阱

虽然提供亲子游服务的垂直平台已经出现了几个,然而相较于亲子游市场的整体体量规模来说,这有限的平台与市场的整体规模之间是严重不对应的,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垂直平台破土而出,其本质原因在于亲子游市场具有规模化发展的陷阱。

众多的民间力量深深陷入其中,很快就遭遇到发展的瓶颈,以至于体量规模始终无法突破,也导致了市场消费体量虽然巨大,都是分散在社会上诸多的小团体和个人之中,无法形成行业发展的聚焦。

1、生意流水陷阱

虽然目前民间的亲子游产品利润不高,但是一些具有一定商业头脑的旅游达人等,会借助亲子游产品无法完全标准化,特别是个性化服务部分的标价不透明等局限,赚取一定比例的利润,另外,一部分民间的旅游达人,会通过体量规模的扩大,反向向供应商要求更低的折扣价格,从而提高产品的利润率。

然后此种接近于生意模式,并且基于信息不对称而来的利润空间,在进行规模扩展过程中就自然会遭遇成本困境,无法在规模扩张过程中提高利润率,反倒是一方面规模扩张后导致信息的不对称被打破,曾经存量的利润空间不再,另一方面又无法用技术手段实现规模扩张过程中的人员成本的极速降低,也导致了利润空间的缩小。

这也是困扰民间亲子游产品无法规模化扩展的根本原因之一。

2、传统模式陷阱

在亲子游业务展开过程中,由于产品销售流水收入的存在,特别是一部分产品销售利润的存在,使得更多的创业者短期内因为有了收益而放弃了进行互联平台建设的步伐,以至于完全将亲子游业务作为传统业务进行运营,而忽略了利用互联技术平台实现规模效应,以及实现成本,特别是借助互联社交功能,实现更多UGC力量的发挥,从而进一步降低产品运营的成本,进而在规模化、商业化过程中实现对于发展瓶颈的突破。

五、亲子游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亲子游市场本身是一个刚需市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于服务消费层次要求的进一步增强,这种需求进一步被放大,来自民间自发的组织以及旅游达人的执着努力,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市场的初步繁荣,随着垂直细分互联平台,诸如麦淘、童游、童子军等的加入,亲子游市场的商业化开发进入了全新的竞争格局。

在宏观层面,麦淘、童游先后吸引到了风险投资,也意味着风险资本已经开始将目光锁定到了这样的一个领域,目前华东、华南、华北、西南分别都出现了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发展规模上了一定层次的垂直细分平台,接下来更多的资金、资源、团队的投入,会催生这样的一个市场全新商业模式探索的新突破。

包括目前已经被广泛尝试的中介平台服务收费,平台自营线路产品的销售收入,平台金融交易佣金,社群场景增值服务开拓等收入模式都是支撑亲子游业务发展的被印证了的商业模式。

然而,随着风险资本的进入,以及商业化需求的力度进一步加大,亲子游产品服务的标准化以及规模化扩张将通过资本的助力逐步实现,基于亲子群体这一细分人群的社群商业模式的开发,诸如社群基于不同消费场景下的商业价值实现将成为未来更大商业价值开发的起点。

在微观层面,麦淘和童游等平台,会通过自身标准化的产品提供,便捷的互联平台服务,吸引民间已经存在的亲自游群体,进行平台消费,无论是直接吸聚基于朋友圈范围产生的用户需求还是基于旅游达人自主研发的线下产品的连接和吸聚,完成的都是对现有存量市场的重整和新秩序确立。

在此基础上才能开始增量市场的开拓。

六、亲子游市场的未来发展方向

未来,更多民间力量以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旅游达人,会看到行业发展的新态势,特别是资本进入行业的大趋势,选择利用自己的资源和影响力开始进行产品标准化和商业化开发,并进入到一个全面竞争的红海市场之中。

目前已经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和规模的产品平台,诸如麦淘和童游等区域性的,拿到风险投资的产品,会借助资本的力量,加快产品平台的建设,用户规模的扩展以及产品标准化和规模化的扩张,特别是在基于一个区域市场(华东、华南)之后的全国市场扩张,进而通过规模效应提高平台的体量规模,进而通过规模效应获得更多的资本投入以及实现规模效益的化。

而传统的OTA平台,以及BAT巨头,自身都会通过旅游行业的平台进行相关业务的拓展,诸如携程、途牛等的亲子游栏目,以标准化的产品提供来吸引细分人群,开拓垂直市场,但相比较而言这种体系内部的垂直行业的深耕,其效率无法得到提高。

因此在短时间内无法与垂直细分平台抗衡,终的结果必然是,通过资本的力量,介入收购相对成熟的垂直细分平台产品,诸如麦淘和童游等公司,并通过资本的力量实现区域市场的整合到一个平台之上,实现亲子游市场的全新发展阶段。

到那个时候,BAT巨头对于细分人群场景消费和垂直细分领域的消费需求满足的客观要求,会催生其对于已经成熟的亲子游综合服务平台进行资本注入和战略合作,终通过BAT互联巨头的传统优势来发掘亲子游人群市场的消费价值,进而完成亲子游市场市场价值的终释放。

本文作者道哥论道,亿欧专栏作者,号:myucity;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美国医疗数字化管理工具Kareo获G轮融资!
2015年福州Pre-B轮企业
2008年无锡其他天使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