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古树纯料是个传说

2019年04月10日 栏目:体育

名山茶现在是钱少了玩不起。以前名山茶是实力弱的茶商炒起来的,后来资本发现了前途,就提钱进来当起了摘桃派。尤其是在个摘桃派——陈升茶厂的创

名山茶现在是钱少了玩不起。以前名山茶是实力弱的茶商炒起来的,后来资本发现了前途,就提钱进来当起了摘桃派。尤其是在个摘桃派——陈升茶厂的创富神话的感召下,很多资本就说,你陈升河能,我也能,就这样纷纷进入。这样一来,炒热名山茶的功臣——中小茶商在资本的强力阻击下,越来越玩不起面粉贵过面包的纯料古树茶游戏。从2011年开始,每年春天的名山纯料茶价就让茶商干瞪眼,收与不收都是个问题。收了吧,茶价飙升得太快,市场风险高企,一旦市场变了恐怕血本无归;不收吧,这些年的时间、金钱与精力都投在古纯上,不玩这个,还真的不知道还能玩什么,不收的话,估计一年就歇菜了,没得生意做了。大家都说古树茶利润高,如果把市场风险加进去,这个利润还高不高?这干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活。尤其是从2010年起,每年原料价格都在疯涨,导致出现下一年的面粉(原料)价格高过上一年面包(成品)的价钱,茶商要讲资金流转,不可能将所有的茶叶都囤起来待价而沽,而是要频繁出货,这样一来面粉就极大的吞噬古树纯料的利润空间。再加上价格炒高了,终端市场很难消化,也在压缩茶商的销量和利润。

从2012年开始,越来越多的茶商将发现“古树纯料只是个传说”,那干的是“为他人作嫁衣”的活,近年来为了配合古纯的宣传,把拼配说得一无是处的茶人们,将浪子回头,重新拿起拼配这个武器,为自己在资本围剿中杀出一条血路,也为自己在面粉贵过面包的时代为自己赚取利润空间。

在资本疯狂控制渠道、品牌与原料的时代,小茶商将彻底告别懒人经济——以前是只要是茶(甚至有人说只要是树叶)都能卖钱,2007年市场崩盘后,普洱茶泛滥成灾,大家都不差茶,只缺钱,于是许多先知先觉的商人被迫去寻找产品的稀缺性,这样一来古纯的市场就被挖掘出来了,只要你一年在春秋两季上两次茶山,收点纯料(很难大量收),做一点没量的产品,就可以获得极高的利润回报。其余很多时间,茶商们过得潇潇洒洒,有的以茶会友,有的在念佛在体会茶禅一味,有的在旅游,有的挂在上神吹海侃液压登车桥
。他们过得优哉游哉,很多人说我的生意做得这样悠闲、这样有文化,真正体现了“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修行(或休闲)”,我的朋友遍天下,我还能舞文弄墨,实在不行我还会拍照回收化工原料
,那也是用图片在宣传茶文化,别跟我提茶商,我是茶人哈。这是做茶的黄金时代,“懒人有懒福”就是茶人的福报。而现在呢,资本当起了摘桃派,无疑搅乱了茶人的清秋大梦。风雅无边的茶商该醒醒了,不要总是去做一些懒人干的活,懒人经济只能存在某个特定时期,社会的常态还是要成为人群中的一把里手——想想未来越来越残酷的竞争,做点有技术含量的事吧。

当古纯成为神话,离茶商(茶人?)们越来越远的时候,这时很多人就会去审视曾经被他们贬得一无是处的拼配茶——拼配不是拼爹或拼资源的游戏,因为要拼的话,总有人的爹比你大,资源比你厉害,而拼的是技术。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技术活,从纯料转向拼配,让做茶变得更专业些,更技术些,将成为中小茶商,乃至微型茶商的共识。

现代经济是资本的游戏,有资本的可以用钱生钱,从而创造出以华尔街为象征的财富帝国。而穷人呢?在缺钱的情况下怎样才能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有一种笨的办法那就是用劳动力来换钱,通过省吃俭用来积攒本钱,然后可以做点小生意、小投资,就慢慢做起来了;或者干脆做个超长线投资,把小本钱投在下一代的教育上,让子女通过读书土鸡变凤凰。另一种就是通过技术来换钱,以十年磨一剑的精神练就一项真功夫,就可以搞到一张通吃的全国粮票,到了哪里都是香饽饽,以丰厚的收入来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好了,以上两种方法其实可以归结为两个词语——勤劳与专业,你不是地主老财,生于普通人家,那么好,你就比地主的儿子更勤快些,把事情做得更专业些,这样机会就会来敲门,把你带到财富的殿堂。

对于普洱茶行业而言,曾经弱小的地主老财的儿子已经长大,而且其他行业的地主老财也在窥视着茶行业的财富,准备随时进来瓜分。现在留给娇养惯了的农家子弟的时间不多了,茶人们只有比资本做得更勤奋些、更专业些才有出路。有人说做勤奋些好理解,也能做到,但比资本做得更专业恐怕办不到吧,因为资本本来就是一种专业化运作,你比它还专业,难道你是资本的老师,能教资本怎么运营?其实,这里说的不是大而全的专业,那是资本的长项,说的是小而精的专业,或者是资本还不屑一顾的领域,以及还来不及扩张的领域,做到专业。惟其这样,小商家才能在资本的围剿中依靠勤奋与专业的利器成功突围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茶人们的突围请从拼配始,当然拼配只是专业化万里长征的步,后面还有一个个专业的难关要克服。但我深信只要茶人插上专业的翅膀,肯定是万水千山若等闲了。以后我们叫他们,除了茶人以外,恐怕还得加上专家的称呼。

作者:白马非马

责编:a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