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台退休后老人生活水平堪忧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故事

台退休后老人生活水平堪忧台海7月14日讯 台湾《今周刊》一期发表文章指出,台湾的劳退新制至今满一周年,但因负责资金运用的监理会迟迟无

台退休后老人生活水平堪忧

台海7月14日讯 台湾《今周刊》一期发表文章指出,台湾的劳退新制至今满一周年,但因负责资金运用的监理会迟迟无法立法通过,个人退休金帐户只能领少少的2%保证收益,一年下来的报酬率只够上小馆子吃一顿饭!长此以往,即使顺利领取劳保老年给付,退休后也只能维持目前三分之一的生活水准。就算要依赖子女奉养,但随着台湾迈入老年化社会以及少子化时代来临,未来,孩子恐怕连自己都养不起。

文章也指出,攸关医疗服务的二代健保也将在不久后立法上路,在使用者付费和给付限缩的观念下,好的医疗品质需要更多金钱才能买到,加重的医疗支出,让老年的生活更加灰色。

文章说,存不了那么多钱就退休,该怎么办?一位理财专家半恐吓半开玩笑地说:“那就退休后去应徵大楼管理员啊!”他表示,人年纪过了六十岁不论反应或体力都不如年轻人,只能当大楼管理员做些打扫、收信的简单工作。“但台北市有那么多大楼可以管吗?”

警讯1企业提拨 不足养老

“退休后遗憾的事,就是钱都花光了却还好端端地活在这世上。”摩根富林明投顾董事长胡德兴严肃地说,过去台湾在劳退旧制下,劳工关心的是退休金“拿不拿得到”,但现在新制实施满一周年,却发现“够不够用”才是头痛的问题。

究竟要多少退休金才够用?胡德兴保守估计,如果以退休后再活二十年、每月花费三万元(新台币,下同)计算,加上其他医疗准备支出,少说也要一二○○万元才“勉强”够用,这还没有考虑通膨或长寿等因素。如果从现在起每个月存下三万元,工作三十年就可以拥有一○八○万元,离一二○○万元目标不远,“问题是,有多少人可以每个月存下三万元?”具会计师、理财规画顾问证照(CFP)、现任铨亚资产管理公司副总周仕明无奈地指出。

文章指出,即使退休金新制从去年七月一日起正式起跑,强迫企业每个月提拨劳工薪资六%到个人退休金帐户,但受限劳退金监理委员会组织法草案迟迟不能立法通过,新制所提拨的基金无法进行投资运用,只能由劳保局存在金融机构赚取一.五%的利息,虽然政府有二%的保证收益,但仔细一算,仍不能保障一般薪水族的老年生活。

以目前社会新鲜人平均起薪二.五万元来说,假设工作期间为三十五年,薪资成长率为三%,退休后企业提拨的退休金加计二%的保证收益,到退休时不过才一五一万元,更重要的是,这一五一万元是三十五年后才领取,如果考虑通货膨胀率,恐怕只有现在八十万元左右的价值。

而就算未来监理会顺利成立运作,以劳退基金及劳保基金近十年平均收益率四.五%计算,三十五年后也仅再增加八十一万元,假如要维持每月三万元的消费水准,六.四年后就会乾枯见底,对漫长的退休生活依旧是杯水车薪。

警讯2劳保给付 濒临破产

企业提拨的退休金不够自保,那么原本的劳保退休给付能不能用呢?答案,同样让人失望。

文章指出,首先,虽然自七月一日起,劳保因增列月投保薪资上限四.三九万元,使得劳工可以领取近二百万元的退休金,但由于劳保为确定给付的退休制度,也就是事先讲好退休给付条件,在欧美等先进国家,这样的制度都因为少子化而面临破产问题,劳保自然也不例外。据估计,如果目前所有符合劳保退休给付的劳工一起退休,劳保基金将短缺二千亿元,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领不到钱。

再者,劳保基金不够用,政府理所当然负责弥补,但看到政府现在的财政状况,却让人忍不住捏一把冷汗。根据财政部统计资料显示,一九九○年政府债务不过○.六兆元,到了二○○○年,攀升到二.六一兆元,现在,则高达四兆元,平均每位国人负债达十七万元以上,而这还不含政府各种隐藏性债务,否则金额还会更高。

警讯3养儿防老 已非必然

台当局财政自顾不暇,将来要继续推动老人年金等社会福利都有困难,遑论劳保。政府和企业的退休金不足以依靠,连过去习惯子女奉养的文化也正面临转变。台大财金系教授,同时也是退休金协会理事长邱显比指出,十年前内政部曾做过调查,约有六成以上的老人是依赖子女生活,但现在却不到一半,未来这样的比率也会逐渐减少,主要原因在于“少子化”。

邱显比举例,过去一个家庭如果有四个小孩,每位子女对父母奉养只须负担四分之一,但现在多半只生一至二个小孩,子女根本无力承受。而根据“行政院”“经建会”六月所提出的人口统计,台湾预估二○一九年就会进入人口零成长,预估到了二○五○年,台湾将是一.五个工作人口养一个老人,届时年轻人难以负荷,老人也无法得到安养,就会衍生出严重的社会问题。

“养儿防老”观念不再,期待父母留下什么财产却也是缘木求鱼。周仕明指出,如将台湾家庭依所得高低分成五级,除了所得组的家庭可支配所得增加外,近五年来其他家庭可支配所得均萎缩一○%至三三%不等,所得的一组甚至沦为举债度日,此外,劳工成本上扬,不少工厂外移大陆,许多中年父母二度就业都成问题,能留给下一代“啃老”的资产自然有限。

警讯4二代健保 自费加重

退休金收入筹措不易,老年常发生的医疗支出却是节节高升。今年四月刚从美国回来任职的宏泰人寿协理严成均指出,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涨幅三%就引起社会关注,但有谁知道美国的医疗成本是以每年两倍的惊人速度成长,“二、三十年后在台湾看病光是挂号费就可能超过一千元。”严成均做出无奈的判断。

文章指出,医疗成本上扬,健保保费(“健保”:健康保险,相当于大陆医疗保险)自然就必须跟着调涨,“这是一个不得不然的趋势”,目前健保借贷金额高达七八五亿元,随时濒临破产,台当局当前的财政失衡也不可能完全承担。而呼之欲出的二代健保,则加重“使用者付费”的观念。

严成均认为,台湾的医疗支出是跟着美国的步伐在前进,这代表若民众仍以现行水准规划退休医疗保险,未来恐怕只能享有“阳春级”的医疗服务。“现在买的保险,以后统统都不够用,”宏泰人寿精算部经理郑中文苦笑着说。

除了前面所提到就医成本逐年增加外,退休后原本公司提供的团保、劳保、员工医疗保险等投保资格也统统丧失,等于无形中减少许多保障。再者,收入锐减导致可动用资金减少,此时想再亡羊补牢,年龄愈大保费愈高。(千寻虹)

智能面膜
手机显示屏回收
长沙古董鉴定